試著讓自己變的更有影響力

試著讓自己變的更有影響力

為一個人好,不是強迫改變他,而是讓他自己想更好

有時候終日碌碌,並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留下什麼。眼睛一睜開,就是一陣忙碌,一群人來來去去,一陣風從心上刮過,什麼也沒留下,就這樣過完一天。

好幾個夜晚躺在床上反覆的翻著身體,睡不好,可是又不得不睡,閉上眼睛想不起來的許多朋友,心頭總是酸酸的。你們過的好嗎?

因為時空背景漸漸斷了聯絡的朋友,我從來不主動去找尋、去聯繫,那太刻意,而且沒有必要。人生就是不斷的相聚、分離,一個岸挨過一個岸,或許你在這個岸就離去,但我還想繼續待在這裡,朝下一個、下下一個岸邊划去,找一個屬於我想窩著的天地。

終究有些事會觸動我的心,感人的、傷人的,都是會在我心裡狠很記上一筆。或許是上了年紀,對於感動的事只要一點點,我就會覺得謝天謝地。

能影響那些真心的人,就夠了

一位外國好友,他知道我是重度咖啡患者,工作時桌邊一定擺上一杯黑咖啡,一天至少三杯以上。所以無論去哪他都會幫我留意最重口味的咖啡,非得要把我的腦子灌滿了足夠的咖啡因。

這陣子他回去他的國家後,今天難得在線上收到他的新年祝賀,還有一張他學著我喝咖啡的照片

那一句『 *marcus influenced*』深深的觸動我的心。

我教過幾年書,也常受邀參加一些大學生的專題評鑑,我總是希望把我最受用的分享給每個真心求進步的人。不過同學之間的風氣如果是散漫的,那我的積極對他們而言只是種打擾,不是來自師長的指導。

我有多久沒有影響他人了?所謂的影響,不是去打擾到其他人的生活、工作,而是讓他因為我的生活、工作、習慣而變的更好,更喜歡自己,更勇敢的面對生命。

自我風格,是影響的最佳催化劑

對於朋友,我都是付出真心對待,真心希望能幫上什麼忙,讓朋友們都過的好。但每一個成人其實都有說不出口的愛面子,尤其當被人指點自己的不足、自己的性格問題,我們總會笑著、紅著臉點頭說:是是,好,這我會學習改進。

無論我心裡多麼為你跳腳,我知道我只能忍耐,因為人生是你自己的,環境是你待的,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什麼時候才會受不了』!

漸漸的,我給自己立下一個原則:

你不開口求援,我絕不伸手

自從立下這個原則後,屬於我自己的時間變多了,雖然給人的感覺冷漠了點,好像我不再關心朋友,其實只是我不那麼雞婆了。把時間的權力繳回自己的身上,我感到更專注,也更自由。

漸漸找到我想做的、想走的方向,努力投入其中,編織著、碾壓著那條我期望中通往夢想的柏油路。

有些朋友看見了我的變化,也好奇我都在做些什麼,他們總是問我:你到底主要是做什麼阿?我只能尷尬一笑:『呵呵,我也很難回答這些問題』

本質上我是個商人,但我摸索的領域還沒有定型,所以我也不知道給出什麼答案才不會讓人誤會。可是有意思的是,有些朋友默默聽了我的話、看了我的文章後,開始列出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想讀的書。

雖然我不知道這些是不是三分鐘熱度,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因為我的影響。但就讓我厚臉皮的說:謝謝你們受到我的影響,願意讓自己變的更好!

在這我引用好友成大資工系蘇文鈺老師說過的話:

「我的研究若做好,只幫了幾個人,
但走入偏鄉,我要影響的是我們的下一代。」

蘇教授非常謙虛,他的新書:做孩子的重要他人

為何是「他人」而不是「貴人」?我想這跟有沒有追求回報的心態是相映的。有些前輩雖不沽名釣譽,但在伸出援手幫助之後,總會在某些場合上聽到:

『哼!那個 XXX 當年要不是 _____,他才不 ______』

在一開始的幫助下,可能沒想到那麼多,也真心不求回報,可是人多少會在看到自己曾幫助過的對象成功後,多少想沾點喜悅、沾點光。

但蘇教授的身上我留意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總是溫和又謙卑的笑著說:

『哈哈,就做看看嘛!』

這句話簡短又有力量的文字,我找不到一絲追求回報的蹤跡,你說能不被他這樣的心感動嗎?

當自己變好,就會有感染力

今天很高興我能和蘇教授一樣,都因為自身的某些特點,影響了身邊的朋友加入自己的行列。

對於朋友,就別操心太多他們的人生,先讓自己變的更好,讓他們一個感染一個,這也是最省力的方式。

祝 2017 每個有夢的朋友都能築夢踏實!

Hi, 原文發表於 iammarcushsieh.com,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你點擊一個愛心,或訂閱我的 Blog,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