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一月 2017

馬來西亞遊記 Day 4 & Day 5 – 駐足於大樓裡的人生

馬來西亞遊記 Day 4 & Day 5 – 駐足於大樓裡的人生

在馬來的第四第五天,其實生活內容差不多,睡醒就整理一下房間、看點書、開始寫文章、吃飯、外出看市場、吃飯、看資料、整理。

Day 4 隱形牢籠

來這的第四天,我選擇一早整理完行李後用行走的方式到附近很熱鬧的百貨區探險。跟幾天前一樣總是走到腳酸卻又無法全數逛完。

對於「精品百貨」而言,我比較沒有興趣,因為全是幾乎雷同的店家,只是座落於不同百貨公司的建築裡,因此我花了兩個小時將兩棟精品百貨快速逛完(對,沒錯,以快速行走、快速瀏覽的方式,仍要花上我兩個小時才能將兩棟建築的每一層、每一攤都看過一輪)。

 
 
 

最後我繞進了另一條路,儲值好我的手機門號後,轉進一棟看起來等級比較沒那麼高的百貨大樓『Sungei Wang』。與其說是百貨大樓,他更像是香港九龍城寨(請見 wiki)的縮影,整棟樓非常大、且錯綜複雜,每層樓除了主要路線,還分插了七八條不同的路線切分了整層攤位。

會以九龍城寨來形容這個建築,其實是裡面容納了許多行業類別,讓人幾乎無須離開這棟建築物就能過活。裡面有生鮮超市、餐廳、情趣用品、衣服、包包、眼鏡、手機、牙醫、密醫、藥局、按摩、美體美容、理髮廳、化妝品、刺青、屈臣氏、大創百貨、音響商、五金行、電動工具、公仔店、玩具行、文具行、遙控模型等等。

如果有人住在裡頭,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這幾乎是涵蓋了所有居住生活所需的一切基本要素。

這座商城帶給我很多感觸,例如同質性超高的眼鏡行、手機行,大約整棟樓將近有三十家,這肯定是賺不到什麼錢的行業。許多店的仿冒背包、帽子也是一樣,同質性太高,每位店員都緊盯著路過的消費者,試圖抓住那位可能花上一筆的好客人,但似乎沒有任何成效。

這裡頭生意最好的當屬那些有品牌的店家:大創、生鮮超市、知名品牌手機,還有嗎? 幾乎沒有。消費者都是一晃而過,只有看似當地人會走進店家真正的消費。

對於店家而言,滿桌滿店銷不出去的庫存,等同於他的身家和資金就卡在這裡,也沒有任何其他管道可以消化轉換回現金,就像整天把自己關在看守所一樣,無法進退,就像自己搭建了一座隱形的牢籠,將自己困在裡頭。

Day 5 漸失的傳統

今天跟朋友跑到 Berjaya Times Square 去吃有名的泰國 Boat Noodle(船麵),坦白說,味道還不錯。船麵顧名思義就是在泰國一些主要的河道上會有一些划著船沿途賣麵的小販,非常小一碗,但味道很棒。我反倒比較推薦將船麵當作點心,若需要把它當成主食,你會需要點上好幾碗才會飽。

 

不過現在真正的原始 Boat Noodle 可能已經越來越少,尤其在泰國當地要找到道地的大概不容易。就像原始正統的肯德雞爺爺香料配方,或許早已經失傳,流傳於現在的速食店配方只是迎合大眾口味的新口感。

簡單逛了一下市區後,就回住處先整理一些東西,順便睡了個午覺。今天六點就起床,實在太累了。

 清晨六點的街頭

午睡期間做了點夢,說不上具體,大概就是場景跳來跳去的夢境,現在想想,那些都是昨天逛過的那棟 Sungei Wang 。或許那裡困住了我一部份的靈魂,讓我不斷徘徊於這複雜的場景裡,感受他們的無力與煎熬。

只記得醒來睜開眼看見天花板,我告訴自己第一句話:我絕對不要成為那樣的小販,我絕對不要讓我的客戶也淪為那樣的店家。

正宗香港味

看著落地窗外下班的人潮,有些餓了,吆喝著朋友收拾一下準備出門用餐,有點大老爺的樣子,呵呵。不過其實是他們等我睡醒等的太久了,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趕緊叫上他們準備用餐。

待 Uber 司機送達目的地後,下車所見的地方幾乎都是華人,悠悠轉進了某巷口,明亮的香港煲仔飯餐廳就在眼前,一座座的木炭爐火就在騎樓下火力全開的煮著一鍋鍋陶鍋,很迷人的畫面,很誘人的香味。

 
 

當餐點上桌,攪拌好鍋內佳餚後,正式嚐到了正宗香港煲仔飯,其中一鍋是原味煲仔飯,另一個是臘鴨煲仔飯。正宗不愧是正宗,口味超道地的,而且他還堅持使用炭火+陶鍋煮煲仔飯,米粒煮出來的咬勁和香味真的很不同。

 

朋友告訴我,現在香港幾乎已經找不到能做出真正煲仔飯的店家了。自從政府開始取締於騎樓販售的商業行為後,全部店家將鍋爐退至店內、廚房改用瓦斯烹煮煲仔飯,已經失去了風味。加上租金日益增加,根本沒有多少店家撐的下去,慢慢的就歇業了。

舞台,不是只有一個

經過這兩天的思考,我不禁在想:究竟什麼是好的商業模式

一個是進駐了大型百貨商圈,在所謂的「大平台」上面進行同質性超高的商業模式,一個則是躲在異鄉暗暗的華人社區一角維持一貫的傳統作風,默默的賣著昔日美好的傳統家鄉味。

如果自己原有的市場慢慢消失,我們首先會檢討景氣是不是不好了?是不是哪間新的店家開張後搶走了市場份額?這些都只是部分原因。

有時候只是大環境變了,有時候是時代不同了,前人常說:時間的洪流,你想想,有誰能真正站在洪流中絲毫不受影響的嗎? 被洪流沖走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放鬆自己,尋找下一個彼岸的救命草才能續命。

若自己現在的環境不佳,想辦法先提昇自己,先讓自己走出那個大框框。唯有先跳脫框架你才能找尋下一個適合的舞台繼續翩翩起舞。

馬來西亞遊記 Day 3 – 工作時刻

馬來西亞遊記 Day 3 – 工作時刻

雖然這幾天生活看起來很像在度假,但是我沒有忘記該工作還是得工作。早上抓著背包叫了輛 Uber 直奔昨天的咖啡廳,因為朋友早上在這裡的醫院要進行割雙眼皮的小手術,乾脆就在這等著。

坐在咖啡廳很容易看出哪些是遊客、當地人,我特別喜歡觀察不同人群點餐的樣子。例如:

當地人幾乎不看菜單,抬頭看著背後的告示牌大約 20 秒內就可以點好餐點,遊客則是看了很久才「大概」知道自己要點什麼。並不是 menu 上的文字不明白,而是太多選擇。這是選妃阿!能不謹慎嗎?

工作的差不多後,我跟著同事晃到咖啡廳外等車,赫然看到週邊道路搭起了黃色帳棚,儼然就是台灣的假日市場,有兄弟檔、有情侶檔、全家出動擺攤就為了搶這個黃金時段。

 
 
 

我們在這裡買了好多好多食物,決定今晚就在家裡吃,多到我一度懷疑我能不能挑戰成功。事實證明:我太看得起我自己了! 根本沒辦法吃完….

商城規模

來這裡後,除了第二天逛了 Publica,今天又跟同事到了一棟商城比 Publica 更大的商城(名稱忘記了)。更大,不是講講而已,整棟樓我們從頂樓往下走,待我們要結束回程時(大約已經逛了一小時半),我只有完整逛完頂樓、地下一樓,其他樓層根本來不及逛。

 
 

不過有許多東西同質性實在太高了,例如 Apple 相關的店家、3C店家、手機店家(無論有品牌、無品牌),我甚至可以在一層樓裡看到八家手機店,這競爭也太強烈了吧?感覺每日的業績都是靠朋友帶人來,或靠運氣帶客人上門。

來馬來西亞後發現很大的問題,有很多東西的同質性太高,尤其目前提到的 3C、手機周邊,這些都是像大排檔一樣,滿街跑。這也提醒了我對於自己事業的落點和方向控管要分析和確實的做出市場區隔。

需求 =/= 市場

馬來西亞的一些鬧區、商城販賣非常多的手機保護套、保護貼、行動電源,(這邊指的是相對小型的攤販、小店家,非知名品牌直營店)。我刻意在這裡繞來繞去,甚至站在角落觀察,基本上都是沒有生意的。

那些看似有生意的店家,也多半都是朋友去串門子,並沒有購買行為。有人氣,沒買意,還是等於沒生意。這裡的眼鏡行、手機行太多了,雖有足夠多的人潮,可是畢竟眼鏡、手機不是消耗品,汰換的速度太慢了,難以將庫存轉換成現金流。

我的改善建議如下:

1. 退出這種紅海競爭的產品類型,學一門當地的好手藝

我在這觀察了幾天,飲食相關的攤位基本上都是有足夠的人口紅利可以分一杯羹,先摒除政府、稅金、商家地盤問題,在這裡的菜市場能買到的香料、蔬菜種類比台灣多太多了,而且也極為便宜。找個好地點,好好做出一道經典菜,我想並不難賺錢。

2. 加盟知名國際飲品、冰品

人嘛,出門在外,天氣又熱,總是喜歡來點冰品,昨晚我們去 KLCC 裡買了來自西班牙的 Llao Llao Natural Frozen Yogurt,這超好吃,而且不算很便宜,但人潮一直沒就中斷過(觀察了三間,全都是有不間斷的排隊人潮)。

這些是最快打造知名度和來客數量的方案,但是這並非少許金錢就能做到的事情。若有機會低利貸款,倒是不排斥參考這個方案。

3. 跟著政策走

政府喊著 2020 要拼出有 300 棟超高型大樓的都會,那瘋狂蓋房子的這些工程一定會有一些內需,例如:

人需要:食物、配件、五金、飲料

房子需要:裝潢、家具、裝飾品、家電

這些東西如果能抓住一棟大樓的市場,那將有機會大大改善現有的生活,不是嗎?

4. 開 Uber 或加入當地機車車隊

在馬來西亞這裡有非常非常多的 Uber,成為 Uber 司機的條件並不嚴苛,如果有車,倒是可以考慮開著車在熱門地點繞繞,蠻容易賺錢的(司機告訴我們的)。

另外,如果你沒有車子,其實也可以考慮加入機車車隊。我在台灣就想過想組織一個機車車隊專門接送人。因為很多乘客的需求只是短程距離,並不需要搭乘計程車在車陣裡浪費時間。

所以在馬來西亞也有專門以機車團隊在各大公寓、金融大樓底下等著上下班的民眾打電話或現場搭乘。以機車在車陣中鑽的靈活度,真的快上許多,而且價格合理。

生存的空隙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讓自己過的苦,但你有責任讓自己過的好,無論任何方法、無論任何情況,你都有責任找出那條讓自己過的好的路。改善自己的生活,調整自己的步伐,健康有尊嚴的過著日子,這是最基本的生存。

馬來西亞西亞遊記  – Day 2

馬來西亞西亞遊記  – Day 2

新探索

前天晚上實在太累了,大約兩點就寢,但一方面沒有時差問題,加上本身就是少眠的人,七點我就醒來站在落地窗邊,看著捷運、看著車、看著人們、看著遠處即將開工的大樓工程,我覺得一切就像場夢,很自在、很輕鬆的心情,不像到了某種自己不熟悉的國度,需要時刻戰戰兢兢。

早晨窩在房間等候朋友們睡醒後,看了看時間,我們決定抓著包包和電腦輕裝前往有名的華人餐館吃白雞。這種白雞其實類似台灣的鹽水雞或燻茶鵝,滋味並不重,但是搭配蒜苗切絲、些許醬油和壺底油,將這些湯汁淋上雞肉可以讓整體味道更豐富均勻。

咬下第一口: 『恩,白斬雞』

淋上一些湯汁後再吃一口: 『恩,鹽水雞』

嚼了嚼有嚼勁的雞皮,不免讓我覺得自己像在咀嚼乾草的綿羊,但老衲可不是吃素的小羊,是個饑腸轆轆的大食客阿!

餐點除了白雞,還有加點了一份芽菜(就是清燙豆芽菜淋上醬油湯汁,很像滷肉飯的概念)、雞內臟三拼。

三拼和芽菜跟台灣沒什麼差異,所以感覺上蠻能適應,但美國朋友就沒辦法接受了,因為內臟的那股味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

想念那些曾對我們好的老朋友

飯後我們選了一家咖啡廳坐下來開始寫些東西,我也趁機先將客戶的廣告趕緊打一打,推送成功。

下廣告的過程,我的身旁坐著一群當地的大學生和老師的聚會人士,其實說真的,能在下了課堂還跟老師要好的,真的是種很棒的情誼。畢竟求學路上,一整日陪伴你最久的,除了身旁的同學外,就是自己的老師了。(想起了哪些教育過自己的老師了嗎? 快過年了,撥個電話給他們吧)

當廣告送出後,就是撰寫 Day 1 遊記的時間,一直到了五點左右,我們又啟動了觀光客模式到處溜達找飯吃。最後討論了一下,決定到當地一個中型的購物商城 Publica 逛逛,總覺得自己會失心瘋,所以下意識的抓緊了自己的皮夾,可一點也沒用…..

 

 

克制力很重要

進入 Publica 我大開眼界,因為根本就是台北信義區 XD 好多東西、好多攤位、好多人、好多錢坑、好多食物,每當我走到一家店門口,我只能把皮夾抓的更緊,即便店員使用中文:來看看阿,可以的阿,你試試阿~

阿~~別再說啦,真的快要忍不住啦!

一想到自己沒帶行李箱,很快就冷卻下來了。果然沒帶行李箱是對的!!(握拳)

來逛 Publica 的目的其實是很明確的,我們要買些水、食物、乾糧、調味料、簡易生活用品,所以一概不相關的產品就只是看看、逛逛。大約逛了兩個鐘頭後,我們跳上另一架 Uber 先行返程,避免讓自己走在街上那麼醒目,就像待宰肥羊顯的臃腫、難以自保。

在不熟悉的國度,千萬一定要輕裝,這是我對自己的經驗和警惕。因此即便是大白天走在路上,我都時時聽著週邊的聲音、小心的觀察背後的人群。一旦遇上有人看似尾隨,我會沿著牆邊走,若未能擺脫,就快速的轉身換道,假裝自己打算要往回行走,很容易發現哪些人是不是有目的性的跟著你。

印度印度,美食的國度

晚餐我們選擇到一家知名的印度餐廳用餐,這是這幾天最困難的時刻… 因為我根本聽不懂阿!! 朋友也完全沒辦法聽懂印度人的英文!!

但我相信上帝給我們手指,不是單純抓取、握手寒暄,還能讓我們指出哪些食物、哪些方向。

簡直完美!我在一陣混亂的比手畫腳後,終於得到了我要的食物,朋友的餐點也陸續送上餐桌,真的很印度。該怎麼說呢,淋在我的香料米飯上黃澄澄的咖哩醬汁,大約就有八種(這還不是全部),混在一起後,我真心覺得沒吃過這種類型的咖哩,濃郁、不膩,與台灣各種吃過的咖哩都不同,很棒的混和比例!

 

 

 

朋友一直想要學習印度人用右手抓取吃飯,經過詢問店員後,店員笑著對他搖搖頭,我彷彿聽到了他嘴邊冒出了: 科科,你別鬧了

不過這無損於朋友的實驗心情,勇敢的用了右手抓阿抓、捏阿捏,那畫面就如茄定海邊的魚丸店老闆熟棯的抓出一球一球魚丸一樣,但不怎麼專業就是了 XD

結帳時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開口跟老闆說話,他在我用餐時就一直用眼神在打擾我的思緒,一口金牙、嘻哈鴨舌帽、墨鏡、大鬍子(根本就是大獨裁者那位主角的打扮),我一走近他就來個印度口音的: Yoyoyo,what’s up bro?

其實我差點笑場,真的很有趣。他跟他同事似乎有打賭我們從哪裡來的,我說: We’re from U.S. 他的同事就笑著搥了一下他的肩膀,一副那種:啊哈哈哈,你看看你,我猜對了吧!

但我朋友馬上給他的回答改為: We’re from Taiwan.

這下換嘻哈老闆搥了一下他同事的胸口: 啊哈哈哈,你看看你,我猜對了吧!

不管我們從哪來,謝謝你們給我們一個這麼有趣的用餐體驗!

巷弄探險

飯後我跟朋友說:我想用走的走到地標雙塔去,恰好當作飯後運動。接著我們隨意的穿梭在當地的偏街(非主幹道),一路向著雙塔方向前進。

一路上就像台灣的安平老街那樣,有許多不同的店家在沿途兩旁開設小吃、餐廳,在這段路我走的有點緊張,因為整條路上就只有我們看起來是亞洲人。但或許是我多慮了,因為烤肉的烤肉、唱歌的唱歌、叫囂的則是滿街跑,那些當地人其實也只是多看了我們幾眼,沒什麼特別的舉動。

跟著 Google Map 的指引,我們轉進了一條巷弄,筆直的朝向雙塔的方向行進,沿途經過了一間像回教徒專用的禮拜堂,我才發現原來從餐廳出來後一直播放的沿途念經廣播就是來自這間禮拜堂。經朋友指正後才知道,那並非回教。但無論什麼教,出門在外一律抱持尊敬即可。

Google 帶領我們的路其實有點可怕,但又讓我很想深入探索細節。因為從禮拜堂這條路轉進來後的區域,燈光稀少,又安靜、又舊,若要找到明確的形容詞,大致上就像還有許多 80 歲以上的榮民所居住的榮民眷村,又暗又靜。

住在這區域的人看起來多半貧窮,與外界格格不入,彷彿是刻意被隔離在這個區塊裡,沿途看著屋子、閃著車子,我不禁想問: 這裡的人,政府在乎嗎?

思緒尚未回神,一隻小貓從牆邊的小洞探出頭來吸引我的目光,喵喵兩聲,我想起了工作室的豆芽,你這傢伙每天幸福的有飯吃,這些小傢伙不知道有沒有得吃。

隨著步伐越深入這個村莊聚落,我發現了越多貓,還有了更多的疑問: 為什麼在都市裡看不到野貓? 為什麼這裡的野貓這麼多又不怕人?為什麼這個區塊如此獨立,甘願讓自己與高速公路另一端的雙塔區塊完全不同?

才想到一半,我們走到路的盡頭了,面對的那面牆是大約 6 層樓高的高速公路,怎麼辦? 都走到這了,難不成要走回去? 恰好一對年輕夫婦經過,我們趕緊追上詢問。

他說:

『就這裡直走到底,遇到夜市,穿過夜市,搭個捷運到下一站 KLCC 就是了』

ㄟ? 這裡有夜市?這裡有捷運站? 我看到的是一片的黑暗阿!大哥!

不過無所謂,如果真的沒有車站沒有夜市,大不了往回走,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遇上路人甲,難問求仙道。既然他和他老婆的眼神這麼真誠,那就出發吧!

往前走的路上陸續遇上了十來隻的貓咪,我用著貓咪國際語言跟他們一一打招呼:喵!!!

每隻貓的反應都不同,老練一點的就是一副『又來個白癡』,資淺一點的就伸個懶腰回應你一番,但唯一警覺的就是:不要隨意碰野貓,以免被咬感染狂犬病。

穿過一個小小夜市後,我們真的看見了捷運站(雖然還是很好奇為什麼開在這麼偏僻黑暗的地方,跟桃園高鐵沒啥兩樣,偏僻沒人要去)。買好票進入月台時,那個場所的樣子根本就是台北捷運,一樣有明亮的地板、安全門,讓我有種時空錯置的感受。踏上捷運車廂,其實也是長的一模一樣,害我以為沒出國呢!

很快的我們就到站,進入 KLCC 後我噗跐了一聲: 這不就台北 101? 真的不誇張,幾乎完全一模一樣,我認真的覺得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小晃一圈後,我們走出大門去拍攝 101 大樓,阿不是,是雙塔(俗稱 KLCC大樓或國家石油大廈)。很多遊客搶著用最棒的角度收錄整個建築,也有很多小販不動聲色的先站在一旁欣賞你的失敗作品,然後當你盯著你的手機畫面搖搖頭的當下,伸出他溫暖的雙手告訴你: Sir, let me help you, please buy this lens(手機用魚眼鏡頭), it can make you take a best photo!!

禮貌性的笑著拒絕後,我往更優的場地移動,邊走邊想:我應該來這當中盤商賣他們鏡頭的。 但這個念頭很快打消,因為走到陽光廣場的盡頭,那裡就能拍攝最棒的雙塔全景。

拍夠照片後慢慢的走回住處,一路都是酒吧,生意非常好,但也能感受到競爭壓力,為什麼呢?

因為我穿著籃球服: 削肩上衣 + 短褲 + 球鞋 ,我看起來像是準備進 Bar 狂歡的人嗎? 不像吧?可見他們競爭到連我這樣的打扮都覺得哥是個捨得花錢的漢子,沒有一家忽略了我的存在感,真令人感到窩心!!

沈澱的思緒

回到住處終於有網路,開啟電腦邊看文章推文留言,邊卸下裝備,我有點腦子覺得脹。除了有支持我的、喜歡我的,也有當地的朋友約喝飲料的,但也有反對我的,難道是我對馬來西亞的觀察不夠正確嗎?

想了想今晚穿越的那些小巷、灰暗的村莊、仿若與世隔絕的人民、極小的夜市,繁華的雙塔,我明白我只看見了一部分的馬來,必須更謙卑的看待這些表面、裡面的事實。

還有幾天的時間,讓我好好看看你的模樣,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遊記 Day 1

馬來西亞遊記 Day 1

出發與插曲

這次和美國好友一起出發到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也是我第一次南下到如此遠的國度。朋友一直問我:興奮嗎? 有沒有覺得很期待?其實我不知道是什麼心情,或者說,那份感覺我不明白要用什麼文字說出口表達。

興奮嗎? 或許吧,但更多的是對這個國家的未知,我顯得有更多帶著謹慎的好奇感,希望自己不會在這個多文化的國度裡犯蠢。

因為平日身上習慣帶著瑞士刀(馬蓋先 mode)、紅酒開瓶器、螺絲起子,這次又帶上一把剃刀(刮鬍用),真是蠢到一個極點,尚未踏出國門,我就已經犯蠢。我將這些東西全放在隨身行李準備過海關,就被檔下了第一次,結果違禁品是:

1. 剃刀

2. 瑞士刀

3. 體香噴劑

被請出安檢區後,奔回登記服務台將違禁品托運,趕著在登機前最後十分鐘又奔回安檢門。這次不需要排隊,但一樣要過 X 光機,心裡正爽:太好啦,又一次漂亮的完成任務!

『逼!!』

「先生,你怎麼還有違禁品阿? 請拿出來好嗎?」

恩???!! 哪泥?

東翻西找,終於找到安檢人員說的違禁品:紅酒開瓶器

「你要再跑一趟托運嗎?」

『怎麼可能? 我快來不及了,那個就丟掉吧』

「你口袋那一包是什麼?方便請你拿出來檢查一下嗎?」

『(掏) 是現金阿!』

「呵呵,先生,你怎麼那麼多武器阿?」

我其實也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好,也只能呵呵帶過。待通過安檢區後,我跟著朋友快速的小跑步至登機門,而登機程序尚未開始,剛好給了我喘口氣的時間。看著窗外那架飛機,其實沒有什麼情緒的高低,只是覺得: wow,終於要去馬來了。

那些我以為的馬來

那些在課本上唸過的馬來西亞,我印象中就是個氣候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國度,擁有許多熱帶水果、美麗的海洋、多文化種族的大融合,加上之前念碩班時帶過幾位學弟是馬來人,印象中都是有趣好相處的朋友,而且說話腔調有點香港人的口吻,總覺得對他們的印象不會相去太遠。

還以為之前是對這個世界夠瞭解的,但當我踏出吉隆坡機場,那份文化的氣息就是不同,那份思維上的衝擊是相當深刻的鑽進我的腦子裡說: 這才是馬來

前往飯店的路上,一路上看見的車子是右駕、高速公路能騎機車、許多斗大的高速公路招牌都是三星、海爾家電、LG,沒有什麼美國或台灣的品牌出現,當車子漸漸轉入市區,更多更多衝擊我的,是他們的新建案之多與建築繁華程度,比我認知中的台北要來的強上許多。一路上看見的車子是右駕、許多斗大的高速公路招牌都是三星、海爾家電、LG,沒有什麼美國或台灣的品牌出現,當車子漸漸轉入市區,更多更多衝擊我的,是他們的新建案之多與建築繁華程度,比我認知中的台北要來的強上許多。

我不禁想: 為什麼馬來跟我認知中的馬來不同?

或許是長久以來的優越感作祟,讓我總覺得台灣依舊是那個很進步的科技大國,我們有高鐵、我們有捷運、我們有 101、我們有竹科。真正的踏上馬來,我羞愧的無以言語。

『原來落後的是台灣,還有台灣人民的優越感』

當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都轉型成設計、人文、旅遊的文化國度,台灣還在吵著一例一休、吵著同性戀合法不合法。吵鬧的重點根本對國家的現況沒有太多直接的幫助,只是更多不同的聲音紛擾著台灣應走的方向。

嘗試懷疑自己

入住 Airbnb 後,放下行李就前往當地幾個熱門的華人夜市區溜達找飯吃。一路上那種衝擊感很大,有印度人、有馬來人、華人、白人、肥宅(就是我),全都嘎在一起講一些彼此聽的懂一半的語言,卻又很自在的模樣。

一路上走著走著,眼球真的一刻都捨不得轉開,太多與我長久認知的世界不同文化不斷的呈現在眼前。

例如:

看著印度人跟你說:來來來來來,哩來哩來!來看看阿!

或是華人講著聽不懂的馬來話要我試吃榴璉。

這裡的每個小販都練就三種語言的基本功,無論膚色、無論種族,基本都需要會:馬來話(英文)、中文、粵語

而且每個人的觀察力都超強,我都沒有開口他就可以知道我要用中文來招呼,但對於美籍香港裔的朋友們則是直接使用粵語。

我自認自己的觀察力已經不錯,但到了這裡,我才發現我遇上了十八銅人陣 + 少林寺36房和武當派的大綜合。真糗,真糗。

晚安,馬來西亞

回到 Airbnb 後,我們陸續安排了近日的行程,坐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一切事物,是很奇妙的感覺。思緒很慢,但你能明確感受到思維爬上了一個層級,彷彿就像人類俯瞰著地面的螞蟻昆蟲一樣,有種不同維度的看法。

未來幾天請多指教,奔波一天,累了,晚安,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