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父母

獨立:你不能選擇父母,但你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獨立:你不能選擇父母,但你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人生第一課:學習

近幾年身邊的朋友們陸續結婚,也開始慢慢有些新生兒的喜訊傳來,我羨慕這些屬於自己的家庭,屬於自己幸福的天倫之樂。帶著喜悅的心情走在醫院長廊路上,產房裡又發出一聲哇哇嚎啕聲,出於對生命的喜愛,我總是心裡默默為這個新生兒祈禱:願你此生幸福、獨立、自在,加油阿!

bigstock-happy-family-jumping-together_1024wide-1024x500

我出生在一個不怎麼富裕的家庭,我們一起從貧窮相扶相持走到現在小有成就,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事業。我的父親有過人的學習能力與工廠管理慧根,因此在退伍後就在前東家一待就是22年,從小小的基層一路當到有數萬名員工的總經理一職,這是傳統觀念上最好的工作概念,體現了刻苦耐勞,苦幹實幹的精神。但父親為人正直,即便懂得職場厚黑學,但一個人身單力薄,實在無法避開公司內的惡劣小人的屢屢暗箭中傷,因此選擇了黯然離開。

四歲從陰暗的舊家搬到現在的住所,就開始了我的「實習生」職崖,我的母親為了協助償還高昂的房貸,開立了一家美髮美容材料店(等同於現在的寶雅、屈臣氏等生活百貨)。每當她忙於家務,就是我看故事書、寫作業顧店的時候,只要有客人上門我就會拉開嗓門喊著:來坐喔,媽~~~~~~ 有客人!! 現在想起來不得不承認,我看起來挺像一隻會說話的鸚鵡。

身為一名“資深實習生”,我比一般學童更早知道賺錢的方法和察言觀色的技巧,這讓我在現在的創業上有不小的幫助,這是我想都沒想過的人生禮物。

人生第二課:證明自我價值

即便我和姐姐長期都不需煩惱金錢和就學問題,我的父母總是堅強的要我們『好好唸書就好』,但一起住在一個家中,再怎麼不敏感,都會感受到些許養家、負債、貸款的負面情緒。

當我上了高中、大學,我漸漸與父母觀念漸遠,總覺得他們與我就像隔著一條長長的河道,總是無法把我的感受和最真的話語喊進他們耳裡,說進他們心中。或許是養家的疲憊和責任讓他們疲倦的聽不進我們最簡單的日常對話,最平凡的傾訴,因此每次與家人卡在這樣的死結,總會想起小時候,回想起那些舊時光,那些最幸福的人生片段。

高中時想證明自己變的夠厲害了,我嘗試加入糾察隊,努力成為大隊長、花了兩天創立了熱音社,但這些都扭轉不了我父母對我的失望。我還記得有一次回家,我父親盯著我略顯失望的說:沒想到我這麼努力供你上私立高級中學,你竟然甘於在校門當個落魄的義交。無論如何解釋,完全改變不了他們的想法,即便現在提及那段日子,他們仍笑我是個傻子。

我不明白我參與社團、創立社團試著學習團體組織規劃、領導管理,但他的一臉失望卻抹殺了我一切的努力和自我價值,我心裡好不甘心。當時初戀女友偶然在某次談話中分享了一句話,我至今仍放在心中:證明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學習獨立、把書念好、把事情做好,用成績來堵住他們的嘴。

對於當時的高中生證明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書念好、考上好大學,先讓自己遠離家園,可是我卻讓自己錯過了這個大好機會,我沒能考上好大學,沒能遠離故鄉,遠離這些痛苦的來源。這個錯誤讓我與家中的鴻溝日益加深,開啟一段長達15年的痛苦。

現在,我已經30幾歲了,我依舊還在試著證明自己的價值,試著獨立給我的父母知道:我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你們牽著學走路的孩子。我知道,這段抗爭拉扯的日子還需要一段時日,但我願意為了我的未來繼續抗爭下去,因為我知道我要的生活是當一個自在的生命體。

人生第三課:獨立,是場革命

閉上眼,我彷彿還能聽見我的母親用著嫉妒厭惡的表情對著我口不遮攔的喊著:你身上穿的、用的、吃的、住的,哪一項不是花我們的錢?你只是把我們當搖錢樹、當成提款機而已,你有把我們放在心裡嗎?

我語塞,腦子裡小小的聲音告訴我:的確是如此阿,你不要回嘴,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忍一下忍一下。但我的良心卻要我誠實的說出我心裡的實話,我深吸一口氣後告訴我的父母:

當我用我自己的錢買我想要、買我需要的東西,你們總是會破口大罵我又亂花錢、又去當個敗家子、阿舍仔,但有那麼嚴重嗎? 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錢,我懂我需要的是什麼。但久而久之你們的憤怒和嘶吼,變成了我的恐懼,我只好選擇與你們出門時告知:我需要買那個。

是不是很像個國小生? 而這是我他媽厭惡的人生。

151746-154990

我的父母就如同多數典型的亞洲父母一樣,過度保護、過度介入孩子的生活、愛面子、喜歡把孩子的成功當成自己的成功、到處與人比較自己的孩子教育和成就高低,這些到底能帶來什麼?一時的快樂?優良父母成就槳?

無論如何,這都毀了我的人生。所以我開始選擇「不聽」,選擇當個叛逆期遲來的男孩。即使這必須要花上我五年、十年,我也要繼續堅持下去,因為這是我的人生,我為自己負責。

人生第四課:試著寬容,繼續堅持

父母親那一輩都是刻苦的窮苦生活,所以在自己親手建立的家庭上,總是希望我和姐姐接受更高的教育,深怕我們終將因為學歷問題被社會、被業界排擠在外。不否認,很多很多很多台灣企業總是希望挑選高學歷的人選。對企業而言,花一樣的錢我為什麼不買 SK-II,偏偏要去買廉價的絲瓜水?

我能體會他們的擔憂,我能理解他們的著急,但時空變換,企業、社會、世界早就已經不是三四十年前那種只要努力唸書就一定可以換來一輩子成功的5、60年代,這世界追求的是更快、更多變、更能適應的新人類。

我一方面覺得父母親很可憐,好像我們嘗試追求成功就必須將他們拋在後頭,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必須要走出自己的路。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多年,直到和我的女友和好友 Jon 長談後,我決定要先切斷來自親情的束縛和支援,讓自己先脫離舒適圈。

我知道切斷這些親情會讓他們恨我一段時日,但我也清楚知道,往往我讓他們最沒有面子、最痛心的那段日子,只要我真的走在我的路上做出成果,即便他們不跟我說什麼讚賞的話語,偶爾也能在家族聚餐聽他們自信的炫耀著: 嘿!我兒子最近弄了什麼東西,那個很讚,你們應該還沒聽過,那個是未來和趨勢阿!

不要抱著錯誤的心態怨恨讓自己成長的家庭,可以討厭,但不要由愛生恨。畢竟今天我之所以能成為 「我」,也是我的成長軌跡上與我相遇、別離的眾多人們讓我變成現在的自己。我討厭我的原生家庭,但我試著用寬容的心情去面對他們的謾罵與憤恨,然而我也明白時間會幫我回答這些令人兩難的答案。

你的父母是什麼樣的類型呢?你能不能好好作自己呢?如果答案跟我類似,讓我們一起努力的獨立,努力的作自己!唯有過的好,未來你也才有能力照顧那些逐漸老去的軀體,那對曾牽著自己成長的雙臂。

成長必然伴隨痛苦,而痛苦終將過去,

時間將會告訴你,答案在哪裡

old_young_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