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碩士

六月畢業潮,你覺得你要失業了嗎?

六月畢業潮,你覺得你要失業了嗎?

畢業, 源自於一種成長

六月又到了,黃花風鈴木和鳳凰木都陸續開花,為每個畢業的莘莘學子綻放有如煙花一般的祝賀。我永遠不能忘記的是國小六年級時,我們一群要好的死黨趴在走廊,腰間掛著自己的球鞋和襪子,肩上扛著自己所有的書籍和家當,當然,那依舊是個悶熱的夏天,依舊是個因為搗蛋或作業沒寫被罰站的一天。我們站到雙腳發疼,偷偷抓准了空檔趴在圍牆上看著鳳凰木的樹尖搖曳,聽著各種空氣裡紛飛的飛機聲和鳥叫聲,我問了一句:「ㄟ,你覺得 畢業 後,我們未來會是怎麼樣?」

我的死黨笑了:「大概就是這樣吧?一樣被脫光鞋子掛在腰間,然後一樣被罰站在走廊,哈哈」

風很輕,教室裡的考試聲音也很輕,我的思緒不禁也輕了起來。飄盪的靈魂,飄到了白雲上,想像著自己十年後的樣子,想像自己當個醫生,還是個賽車手,想像的空間很廣,廣到我的背後唉了一記悶棍都未能即時回神。回頭看了一眼,是氣炸的導師,只好摸摸屁股繼續挺直腰桿好好罰站。但這不影響我的白日夢,因為我知道我就剩下沒多久,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天曉得,22年後,和當時的女朋友夜間散步,我總愛提起當年就讀的搗蛋風光。每個人或許都是這樣,恨透了自己現在的處境,但若干年後,又會懷念起那些有趣的生活。

畢業, 可怕嗎?

那一天在圍牆邊的問題,我和死黨們都沒有給出什麼答案,因為我們只想在發呆的過程裡度過那個悶熱的罰站日常。我不曉得他們怎麼想,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但我告訴我自己要做好我能做的。20年後的我,已經個是輕熟大叔,看著工作室附近的大學生紛紛穿起學士服拍攝校園留念合照,我總會想起小六那天在圍牆邊問自己、問死黨們的話:「ㄟ,你覺得 畢業 後,我們未來會是怎麼樣?」

我現在擁有一家公司,3 個同時在執行的專案,以及 4 個正在經營的粉絲頁,很忙也很充足,但跟我當年想像的醫生夢、賽車夢,全然不同的路。認識的新朋友問我:玩這麼大阿?你不累嗎?說不累是騙人的,可是我累的不慌、不亂,因為我知道自己要什麼。

過去有段時間我在學校兼課,學生也喜歡問我:老師,畢業後你是怎麼決定你的人生和就業? 我會在週末帶他們到火車站,什麼也不說,也不告訴他們為什麼我們要來這,我就帶著他們坐在候車區,一等就是 10 分鐘。終於有人開口了:老師,我們等人嗎? 還是我們要去哪裡?

我終於可以開口了:

「今天我沒有告訴你們目的、目標就來到火車站,你們完全不懂要做什麼,或者要去哪裡,即將畢業的你們就像現在這樣,沒有目的地、沒有方向,去哪裡都不知道,那你怎麼會走的心甘情願、走的對自己有交代?」

「不管畢業多久,人生也好,就業也好,如果沒有方向,你就像現在處在火車站大廳,哪也去不了。」

 

畢業不會是失業,是就業的開始

你若會因為畢業而慌,誠實點吧,肯定是你在校沒有學到稱之為技能、稱之為專長的專業知識。不是說在學校交往來的人際關係、打工賺來的薪水都是無效的東西,而是這些在你決定面對全新的人生和踏入職場時,暫時都派不上用場,記住,是「暫時」。也別因為這樣就氣餒、消沈,這真的沒什麼,現在的網路資訊如此發達,有太多太多的達人、職人都是從網路上自己 Google 學習東西、找出自己的興趣。像我會一些木工、我會烹飪、我會養殖水晶蝦,在我向他人開口請益前,我早已經在 Google 查詢過不少資料,也已經投入一段時間,但我的詢問常會讓許多專家認為我已經學習一段日子,實際上很有可能我是上週六才開始在 Youtube 上看其他外國網友影片的教學學來的。

世界改變的非常快,但人生永遠都有機會和希望,只要你願意學習,只要你願意找資料,並誠實的面對自己過去懶散,好好學習 1 個月,你就會逐漸掌握一門新的技術。但個人最建議的基本投資,就是把英文練好,因為有太多第一手的消息都是從英文文件、英文影片開始學起。就連跟著我一起學程式設計的學生,我都會告知他們盡可能從英文文件開始看起,這是獲取最新資訊的最佳途徑。

 

鵬程萬里,始於 typing

親愛的學弟妹們,希望你們擁抱希望,永遠有信心去面對人生的各種挑戰。世界之大,絕對會超乎你的想像和眼界,一定要努力的去像個海綿一樣吸收新知識,未來你會感謝現在年輕的自己。給自己一份完美的畢業禮物,就是跟自己立個約定:你希望 1 年後、3 年後、10 年後可以完成些什麼目標。

只要有任何疑問,just typing and asking Google !

祝各位畢業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