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考潭

教召 ,其實也沒有那麼不好

教召 ,其實也沒有那麼不好

意料之外的 教召 掛號信

五月中,天氣正漸漸轉熱的時候,家裡的桌上放著一張掛號信,我一直沒有印象近期有申請什麼文件。抱著疑惑前往郵局領取掛號後,信封上斗大的:後備軍人 balabala…. 是的,我終究還是被挖出來了,還是被通知了要 教召 。烈日當空,看著手上的掛號信,心都偷偷涼了一個小角落。

還記得退伍當天,人事處和電腦資料上都找不到我的個人資料和人事令,讓我一度以為是不是我在錯誤的營區當了一年的傻兵。但根據我對國軍和公家單位的辦事效率和正確率,我大致上能釋懷我的資料默默的消失的狀況,甚至帶點慶幸。平安退伍至今,已經過了五個年頭,本想說就這麼安心的度過教召的有效期限,不過人生總是充滿意外。不想要有孩子的,突然有了孩子;不想分手的,突然被劈腿了;不想變胖的,就連呼吸都充滿營養成分;不想教召的,老天爺和國軍電腦系統就特別能感受到你的呼喚。

與想像不同的部隊生活

踏進營區的第一個感受,不陌生。迎面而來的是割草機散發的柴油廢氣和刀具快速砍下所噴發的青草味。簡單報到後,踏上未來五天要相處的營舍一角,樓梯間充斥著瀰漫的煙味和浴廁飄散的尿臊味,寢室大門一開,迎面而來的是椰子殼床墊獨有的味道和熟悉的發霉味。淡淡的吸了一口屬於不算自由的空氣,我反而笑了:阿,這還是熟悉的國軍,熟悉的營舍阿!

原以為教召依舊會有體能訓練和測試,所以一個半月前就開始慢跑、伏地挺身、拉單槓,總希望自己可以保持一定程度的體能,至少回到軍中不會在團體行動中落後。不過經過五天的教召洗禮,我發現多帶一些書反而比較實際一些,因為你在操課期間能擁有的時間比想像中多很多,又或者說教召的課程其實有很大一部份是讓你們坐在某個地方持續的無聊、持續的與他人閒話家常。

這次回到軍中被編制的單位是運輸群的第九營,簡單的說,我就是被歸類為一般的駕駛兵,而訓練的課目內容也與我當初想像的有極大的出入,所以親手保養車子、操作大型車款,這些都沒有碰上。倒是有些被教召第二次、第三次的人都相當有經驗的攜帶各式書籍、小說,彷彿像是的移動式小說漫畫店一樣,隨時隨地都能沈浸在自己的空間和書中的世界。倒是自己原本預定想帶進軍中的書,因為入營時間抓的比較早,所以也沒能來得及帶上,只好抱著去交朋友的心態,交流彼此當兵時的趣事和糗事,抱怨一下連上的蠢事和長官的苛刻。

當年在軍中,有很多事情在當下會覺得:媽的,真衰小!

可是現在和他人聊起來後反而是十足的題材,各種歡笑、血淚,各種無言和體會,說當年苦嗎? 恩… 除了老闆脾氣個性古怪,行事風格特殊,需要比一般的傳令駕駛花費更多心思觀察他老人家的一舉一動,除此之外,我是比一般人幸福的。但老闆的身上並非僅有缺點,我也從他身上學到許多對自身的要求、品德的把持,還有穿上軍服應有的自身態度和責任心。

暫停,讓我獲得更多

雖然這次的教召終於體驗到許多人說的「浪費時間」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有許多課程歸咎於很多行政上的規劃,只能讓我們在某些地方枯坐了一整個下午,你除了看自己的書、跟臨兵聊天,沒其他太多的選擇。

既然沒帶書,跟臨兵的話題也聊到一個段落,就讓自己用個舒服點的姿勢輕靠在折疊板凳的椅背上,想著工作、想著人生、想著那些後悔的事。依序整理自己在工作上的時間順序,一一羅列自己的問題和成果,慢慢的,好像再看一部叫做「我的人生跑馬燈」的電影。那些笑,那些淚,那些溫暖,那些爭吵都讓我更真切的體會到自己真實的活過這些數不盡的日子。

平日實在太多雜事,即便給自己立下原則、簡化工作項目,但還是有太多突發的東西會打斷我的思緒和進度。常常這週好像才剛開始,卻在 Facebook 塗鴉牆上看到有好友開始寫著 TGIF(Thank God it’s Friday!),等等!不是週一才剛開始而已嗎?怎麼馬上週五了!這樣的震撼和無言,在前些日子不斷的反覆發生,也讓自己覺得進度有限。

解召日當天,站在寢室外的走廊,我看著天空、看著圍牆外長在農地上的違建工廠,輕快的情緒讓我嘴角默默上揚,是的,再過幾個小時我就又恢復自由的百姓身份了,但喜悅的另一端,是為自己高興終於能把那些零碎的片段組合起來。在教召期間,身心都不自由的狀態下,只能強迫自己翻找出自己思緒中每個被打斷、掉落的每個片段,就像躲在一個開闊的空間不受他人干擾的情況下,組裝數萬片的拼圖一樣,一片、一片的將心裡、腦裡的內容拼湊完成。所幸那些故事、那些人物、那些策略漸漸的回到原訂的版圖。

以往聽到有人會為自己請上幾天的假期,刻意的跑到某個地方把自己關在飯店裡邊工作邊度假,總覺得那是超蠢的行為。該工作就工作,該度假就度假,幹嘛非得要跑到應該開心歡樂的地方繼續做著勞心勞力的工作呢? 但現在我認同了,換個環境也能換個心境。那些讓你不熟悉、不自由的新環境,會中斷自己長年累計的分心習慣,對外的分心少了,跟自己的對話就會多了點,思緒上也會有不一樣的新進展。

如果再來一次教召,如何?

雖然教召是國民義務,若非有不可抗力因素,大家都得輪流回營中再體驗一次當兵的過程。如果真遇上了教召,不要把他想像的多麼痛苦,你也能在軍中遇上許多未來的好朋友,像這次我就認識了許多形形色色的有趣人物,希望大家的友誼不會只是在軍中短暫相處,願在社會上也能情義相挺!